迷你豬~

關於部落格
努力增加內容中~
  • 7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【 親愛老婆 】

我躺在床上,雙腳高舉著靠在床頭那面牆上。瑋淯坐在電腦桌前,大概又是在上網或者是打電動什麼的。 「老公~」我嗲聲嗲氣的喚他。 瑋淯是我男朋友,我們之間交往有五年了,從學生時期就一 直膩在一起,早過了那種風花雪月、你濃我濃的階段,感情 已經昇華到「自己人」的層級,情感表達淡得不易察覺…… 雖然明明強烈得在乎著彼此。 『嗯。』他哼了一聲,並沒有回頭,依然和他那台電腦老婆 糾纏得難分難捨。 「老公~」我提高了聲調,眼睛直勾勾的盯著他看。 瑋淯的側臉很好看,挺直的鼻樑、剛毅的薄唇、捲翹的睫毛 ……標準的美男子面容,剛好是我喜歡、迷戀的模樣,至於 他的正臉………呃!算了,我還是寧願看他的側臉! 『蛤?』這回,他快速地回過頭瞄了我一眼,馬上又把眼光 移回電腦螢幕上。 厚!氣死我了,難道我的魅力比不過一台電腦? ……這就是為什麼我不看好「愛情長跑」的原因!! 想當初,剛交往之際,他可是巴不得他的眼睛能一天24小 時都看得到我呢!連我被餓得飢渴的蚊子咬一口,他都會 又心疼又生氣的(心疼我那吹彈可破的肌膚上留著蚊子的 『吻痕』;生氣那隻咬人不看對象的白目蚊子),然後他會 開始幫我找出那隻咬我的兇手,用他強而有力的「五掌功」 ,使其重殘至死…… 哪像現在?現在我只要被蚊子叮一口,他只會說:『笨唷 !連隻蚊子都對付不了,真枉妳身為 "靈長類" 的……』 (被蚊子咬,關身為 "靈長類" 什麼事?) 完全不復見當初的萬般柔情與不捨。 你們說,這樣是不是差很多? 不過,俗話說:「上有政策,下有對策。」憑我的聰明才 智,我會治不了他? 「唉唷……」我突如其來的哀嚎,果然引起他的注意了: 「…我的腳……我的腳………」 瑋淯「唰」地一下,馬上衝到我身邊。 『怎麼了?怎麼了?腳抽筋了嗎?』他急切的神情表現得 一覽無遺。 「我…我的腳……」我皺著眉,裝出痛苦得要死去的表情 ,其實心裡已經在狂笑了! 『到底怎麼了嘛?』瑋淯瞧我一直在那邊唉唉叫,只好抓 著我的腳踝,小心翼翼地按摩著我的小腿。 嗯……功夫果然了得! 「對對對,就是那裡,我酸得要命呢!」其實騙他來我身 邊的原因無他,就是因我那二隻腿早已酸得快癈了! 『厚!妳晃點我……』瑋淯像頭發瘋的獅子一樣的吼著。 「嗚…人家的腳酸死了嘛!叫你你又不理人家!」我無辜 的撒著嬌。 『那也沒必要裝成這樣啊!會嚇死人的,妳知不知道?』 他還在氣頭上。 「唉唷~」我繼續撒著嬌:「人家只是想要你幫人家按摩 小腿咩!」 『不要!』他狠心的放下我的腿。 「別這樣嘛!怎麼那麼小氣咧?你到底是不是男人哪?」 我知道要如何運用我的手腕,讓他心甘情願的臣服。 『是啊!』他悶哼。 「那是不是個疼老婆的男人?」 『那又怎樣?』他反問。 「唉唷 ~ 是不是嘛?」 『是啦!』 「那…我是不是你老婆?」我裝可愛的眨著眼。 他慧黠的黑瞳閃了一下。 『妳又在搞什麼鬼?』他一臉提高警覺的表情。 「是不是嘛?」我的聲音更嗲了… 『是啊!』一副 "從容就義" 的神態。 「那老婆的話,老公要不要聽咧?」 他沈思了幾秒後:『要啊!』 「好!那 ── 」我把我的腿抬到他面前:「幫我按摩。」 『為什麼?』他抗拒著。 「是你自己說要聽老婆的話的……」我以〞戰勝者〞的姿 態扯著笑。 瑋淯只好心不甘情不願的幫我按摩著小腿。 『幹嘛又腳酸了?是去打球了,還是跑步?』他關心著。 「沒。」我滿足的嘆了口氣,舒服的享受著這種 "馬殺雞" 的美好感覺:「昨天和小貞去逛了新光三越跟遠百,刷了 一堆衣服回家,走得累死了,你不知道……」 『又去敗家了!』這頭獅子又在亂吼了! 「厚!久久才一次咩!而且小貞還從台北回來呢!我又不 是天天去敗家……」真是的!男人就是這麼小氣,老是看 不慣女人愛買漂亮新衣的嗜好,尤其是他的女人如果喜孜 孜的穿一條新短裙上街,他的臉就會臭得就像被人割了一 塊肉似的。 『真受不了妳耶!每次都不等換季拍賣再去買,老是要打 八折就衝去血拚,妳再等幾個禮拜看看,到時別人就可以 用五折的價錢買到妳買的衣服了!』他又開始在唸了! 「衣服到五折時,貨色都已經不齊全了嘛!」 『現在經濟這麼不景氣,妳放心,即使到三折,妳還是可 以找到妳喜歡的衣服樣式的!』 我扁扁嘴,算了!說不過他。 這男人根本就是生來堵我的話的,在外頭,他跟別人說話 可從來沒這麼尖牙利嘴過。 「我覺得你最近好像不太愛我唷!」我牛頭不對馬嘴的說 著。 『又在說傻話了。』他不以為意的看著我。 「因為我好久沒有聽見你跟我說你愛我了嘛!」 他按摩的力道大小適中,讓我舒服得有點想睡,聽說中午 的午寐,有助於容貌的青春長駐。 『拜託 ── 都老夫老妻了!』 「誰跟你老夫老妻啊?我可還沒嫁你呢!而且我現在身價 還在飆漲咧!要不要嫁你,還得看你的表現夠不夠誠懇, 不然,排在你身後的好男人可多著呢!我都不愁挑咧!」 我閉起眼,誇張的說著。 『我們都在一起這麼久了,默契跟彼此的脾氣都摸熟了, 再換個新情人,多辛苦啊!一切都還要重新適應!』他曉 以大義的。 「比起一個將我珍貴的感情視為 "習慣" 的人比起來,我 倒寧願去尋覓一段會珍視我的新戀情……」我打了一個大 大的哈欠。 頭有點重,瞌睡蟲已經爬滿我全身了。 瑋淯仍然盡責的幫我按摩著。 『我又沒有把妳的感情看成一種習慣!』他還在為自己辯 解。 我已經累得沒力氣跟他回嘴了,都是小貞害的,昨天拉我 去逛完街後,又拖我去喝咖啡、聊事非,弄到晚上11點 多才散場,各自回家;想不到我剛沖完澡,她的電話又來 了,因為她久久才回台南一趟,所以堅持要找我再聊一些 心事,搞得我到凌晨三點多才睡……真的是要把我累死了 ! 『喂!妳昏倒啦?』隱隱的,我聽到瑋淯的聲音。 臭男人!我要睡覺啦!沒空理你,等我醒來,再跟你鬥嘴 啦! 『笨蛋……這樣也能睡……』他的聲音變得好遠,像是從 另一個國度傳來一樣:『好好睡……我親愛的老婆……』 然後,有個軟軟、暖暖的東西,碰上我的唇,像瑋淯的吻 …… 『……我愛妳唷!一直一直都是很愛妳的…老婆……』 這是我耳畔所聽到的最後的聲音……夢中的我,坐在軟綿 綿的白雲堆裡,開心的漾著笑………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