迷你豬~

關於部落格
努力增加內容中~
  • 72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十年的你

那遠到看不見邊際的盡頭,妳可在那個地方? 我問過神,問過鬼,問過佛祖,問過菩薩, 妳到底在哪一場夢裡面,而那場夢何時與我共枕同床? 我成天成夜,聽著時間的呼吸,用哭白了的髮,寫寂寞的詩。 我把傷眸當硯,我把血淚當墨,我的靈魂是我的紙,我的身體便是信封。 我該寄往何處於妳?而妳又該何回我? 是不是妳也在那條叫做傷慟的路上,如果是,我是否也該把妳遺忘? 但怎麼遺忘也長,傷慟也長,告訴我哪兒是短,我便哪兒往。 溫暖的清晨同樣,溫暖的西暮同樣,搖椅上的我同樣,而我冷冷的望。 別要我頂著熱情欣賞,我已失去熱情的光。 妳說我詩裡總有看不完的愁悵,像濃黯的霧那般的茫, 我裹著兩人份的被單,作著一個人的夢, 詩難不愁悵,人難不拾殤。 我低聲的問,那在遠方的妳啊。 如果我寫一首詩給十年後的妳,妳將在哪兒讀它?」 這首詩裡,沒有任何一個「愛」字,卻寫出了滿滿的愛。 彷彿「愛」像個小孩,嘟著嘴巴,眼裡噙著眼淚在你的腳邊打轉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